主 页殡葬服务政策法规文化大观纪念文选  注册|登录
 仅凭着订单号和用户名,不需要密码就能拿到第三方平台上充值卡网络订单的卡密,这样的“简便”流程可不符合各位网购资深达人的经验。刷单手也正是因此放松了对客服,也就是实际上的诈骗键盘手的警惕。那么这个所谓的“新开旗舰商城”——任信数卡商城的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漏洞呢?原因当然是任信数卡和诈骗键盘手根本就是诈骗合伙人。平台和个体诈骗者是怎么暗自勾结的呢?

  夏学建:跟传统的犯罪不一样了,传统的犯罪在一起商议、分分工,现在的网络犯罪都是意会,心里都有数的,都是网络语。买手机充值卡的时候,诈骗键盘手看到这些网站上面标价是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,他标价110,议价出售,这是不正常的。现在对于说手机充值渠道,价格都非常透明的。正常人不可能去花110的价格买一张100元面值的手机充值卡。

  在刷单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诈骗键盘手已经拿到了受骗人所购买的充值卡卡密。此时销赃成了他们的当务之急。大多数受骗人在发觉上当后,都还抱有卡密在手,大不了自己充值,损失的只是几百块钱差价的侥幸,然而骗子怎么会放掉到嘴的肥肉?但如何将大量充值卡迅速销售呢?销赃过程的二传手——极富网络公司登场了。通过这家公司,赃卡大量流入看似正规的终端销售者欧飞公司。

  夏学建:欧飞公司是跟三大运营商合作,跟电商合作,像京东、支付宝、微信等,提供在线手机充值服务的。他从三大运营商和代理商手里买了大量卡号卡密存在公司的卡库里,这是他正常的业务渠道,但是它还有一个卡事业回收部,专门回收赃卡。

  一个好端端在微信、淘宝等大型平台正常经营的网络充值公司,为何会卷入诈骗?利益依然是驱动力。夏学建介绍,即使是大量购买,欧飞公司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充值卡最多也只比面额几毛钱,但购买赃卡,却可以以低于面额两到三元不等的低价。虽然经过了销赃二传手极富网络,欧飞可以辩称自己不知情,但侦查所得的种种线索显示,所谓不知情不成立,这样的销赃已经构成共犯。

  夏学建:这么便宜而且都是不知名的公司,突然一天内卖几百万给你?心里是有数的这卡是不正常的。而且这些卡还不是像卡库里的卡,因为那些卡都是应对月初月末的充值高峰的,正常需要平均十天才能消耗。但是它回收的卡,一分钟至多不超过两分钟就把它消耗成空卡了。

  经对信息流、资金流等进行溯源追踪,一个涉及手机话费在线充值服务商、手机充值卡在线销售商、诈骗键盘手、手机充值卡在线寄卖商、“1069”短信平台次级承包商相互勾结、共同作案的一特大刷单诈骗犯罪网络浮出水面。截至目前,公安机关共打掉涉案的短信推广公司45家,违法销售回收电话卡、游戏点卡的涉案公司8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2075名,核破全国网络兼职刷单诈骗案件上万起,涉案价值3000余万元。(记者刘祎辰 潘毅)


 eV991.com © 2001-2006 版权所有
 蜀ICP备050007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